金圣·大江论坛 - 江西论坛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5535|回复: 13
收起左侧

南昌什锦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2-7 08: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立即注册,与更多好友畅游大江!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会员注册

x
南昌什锦记2 F4 d3 \7 k7 D1 P7 T& b
作者:天一木水
' X+ A0 G! [; p+ s1.火车站0 G* s6 |# p, g' T, v* u" \$ B/ p4 ~
  喧哗鼎动的站前路边,接二连三倚生出西藏人铺开的摊头,一块黄的土布、一把零杂的什件,还有刀,妖晃晃的,在萧瑟的2003年冬季,愈加逼显着寒意凛冽。* X# o3 G% `! o# \1 h3 X$ m
  人是不能从这刀子上面跨过去,甚至不可以了无虔诚地伸手去碰摸。: ~9 ~; F/ V% [% u5 V) F' @3 M
  中间那个学生模样的年轻人,盖是原因不懂其隐似,正被两个披肩羊绒的藏人,用刀抵住额胸威唬,目讷口拙,面色苍惶。8 M8 Z$ l, V9 S0 S% r( w; P
  旁垛,三三两两有驻足观视的看客,都站得分开,生怕万一不备刀子就要砸向自己身上一般。路边几茬打呼生意的商家,就已经见怪不怪,顾自喊街招徕,卖力吆喝着忿把人流往自己店里头带。# V7 l1 Z9 N4 K* y& A8 ^( Z
  接站的小李,叫我们注意身上的钱包。在他示意向南的刹那,街中刚巧两个衣着斯文的年轻人,窜着人潮贴面走过,出几步后,迅疾消失在墙根之间。. r, t" b% Y$ |; L8 F' Q
  我的心突然“咯噔”一下,不由得紧惧。
( c3 L, O2 J- e) V% Y9 ~- q; p1 t# w6 J' c% V/ E
2.万寿宫5 z' i: T4 ]2 a4 m- ]3 O. ^: Z
  小李说,有江右商的城市,就必然会垒起万寿宫,这是江西人在别地的城堡,是他们内心得以安生的徽征。
$ J! A1 H1 Z! L- {+ Q" Q  然而南昌城中的这一方殿,却着实要我失望。逼仄的马路,拢着黑涯涯的小气,和着街角萎枯零落挨植着的几株枫木,腐泛出浓烈的兀亡味道。
" E3 x& [2 S" O5 k/ M' r' c  碰好斜风细雨,焉青的豫章式高围,在云雾腾绕之下,愈渐湿搭搭的,滴生潮气。
( o, z+ q! p; d2 s* X+ W5 C/ l2 ^  商家都不热烈,只顾自清理店堂里的布置,也不招呼我们,更不打问,对于三人偶尔的询价,大可有理无理。
. A1 Y# L' n3 N! h. L9 t* W0 S7 u  倒是出街口,老式米粉店的汤面,绵实好味,管人挚美。
# [) c$ x- o$ O0 P
8 O7 E$ V; }" T$ A" t+ |3.滕王阁+ z0 Q: {+ E+ u" Z0 ~% S  v$ Y) C
  并没有专道去滕王阁拜谒,只从公车上探望眼去,匆匆地一瞥。怕自己贸然地闯入,会坏了那几朝的积淀,浊了她原生的清致。
7 C7 \0 C8 i. \' D  高凌挺耸的原木城阁,巧夺天工的琉璃环绕,想象身存在翠绿台楼之间,纵瞰四下气色茫茫,未晓得我又可否意会词人“秋水共长天一色,落霞与孤鹜齐飞。”的阔然声势?
% Q' K/ _1 M% @: A! t+ R  车子驶上八一桥后,再忍不住三番回望,却突突使人陡出遗憾。( G; L; w( [0 F
  色香古全的滕楼,湮没在一滩杂石无序的水泥森林里,从底下仰去,似乎早也没了前一秒钟那凸拔的凌挺。9 C* ^  g# ]- [9 h, k' ~
  在灰黄蒙混的赣江沿上,清冽却显得百分格格不入。象是一个前朝粉怨的弃儿,低矮于现实以下。
  E7 B* D% l0 V0 V0 o. l. r+ `0 X4 E# w( Y1 F; n
4.红谷滩+ E8 v  ]& N, h: _5 L% i, K* |
  旷阔但绝不显得呆塞的庐山南大道上,目不暇接扯满暖色彩旗,和一路络络不断“打造先进制造业基地”的巨幅标语。
; X: g- r$ g- m$ K# q  炽红的“崛起”城塑,左右开弓,衬着一带巍然洋溢的凌风高楼,把南昌城明日的轩博取求,刻写得淋漓尽致,豪朗,宣泄骄气。
0 O0 U7 x% w7 }; i  这一大片霞光炫烂的豫章新地,象极了身边微悦轻乐的小李,蓬勃朝气。
9 v' ?- u) [( r6 C  悠悠兜风在赣江北岸,妄然正好。
. \: V: K3 D, E' g  Z: a: O7 D3 Z1 w4 ]; E1 e  f# d
5.华东交通大学
1 S' T- y5 N% v' l, p2 w9 z, M. w  交大的美丽在于逸行间给人心安然,恬适牵着她的手,漫行在茂盛的香樟底下,有宛淡的淳清香气,扑鼻过来。
+ e+ a' d: y0 H) Q  迎面,时而欢声雀跃,时而沉颦颔首。在黄昏的校园,似是随意轻淌的温暖,渲染着嫣红的灵气。6 a/ k4 u& x+ X5 N7 ?) _4 R
  建筑系东北那段废弃的铁轨,被人走得锃亮。立上去,轻浅摇摆。这是两条任时可能交会的平行线。他牵着她的手,她娇晃几下顺倒进他的怀里……
* B: z/ w, i. [  再过去,处女一样的孔目湖,馨彩益浓,微风轻和。偶而三两有情人晃动堤上,或是驻坐在滩边。恶作剧的男生,总是面朝安宁的方向,不时削一粒石片过去,伴着飞起一带颀远白韧的水漂。. \8 ^/ Y: m1 A! r; X
, a( e! u8 p: t# u
6.群越宾馆0 v# @- C, D9 a5 s. P3 k( {5 Z
  真不容易问到一家实惠的住所,底下餐厅的鱼香肉丝老好味,一气要了两盘。  _5 y( F2 Q8 ^: }
  临毕,店家盈笑着过来招呼:小兄弟,要不再来一盘?回头生意,收你们一半的价钱。
9 V1 W# n0 h* d) }+ ?$ @: t  倒是女友清醒,攥紧我的衣袖,示意我勿傻冒。6 H1 k( t, g# E' e- a! n, o, }2 g
  已入昏黄,出几步便是灯火迷灼的中山路。靠在鱼涌一般拥挤的街头,目送着眼前诸般行色匆容的女子,她们大都衣着光鲜,上下打围,彤红的花绒格子昵大衣要人轻巧忘却周遭的冷冽。
+ p( x4 T3 t9 a- @9 j  过个礼拜便是圣诞,太平洋广场门前那棵参天云杉,挂挂路人的祈福。滴翠的分杈上,愈抛愈多的晶莹闪烁,坠压枝桠。景仰的树神,请赐予底下的我们幸福!
. ~5 b" F. d0 ?9 w- s8 y! a' m" X( K& v' P# K  N, t
7.江西大饭店7 y1 _& [8 N/ |# o0 Q6 R
  第二天回程,路过江西大饭店,低矮蜡黄的四层小楼,躲在高空伟岸的一列香樟木后,不小心让人忽略历史的沉重与沉痛。' g4 B, o1 K0 ~7 z. t# W3 M1 g
  断断续续有人点着门坎入去,手里攒上几面萎蔫的小彩旗,他们能去祭奠什么,或者去缅怀些什么?
8 Z: t( V0 ]6 X- F  四散的嚷嚷,已经吵得她不得安宁,在如雀巢般的喧闹之间,她要出落显得不凝重,抑是会被衬出更加庄和?我读不明。只开始无以想象70多年前,这幢楼上,那段烽火连城的峥嵘日岁。脑海里瞬时空陋。$ h! v" S. V- j$ a
  m$ j+ R, X3 ]3 o
8.八一广场* v: V+ Y. g1 k/ a! u7 F3 [9 x  H
  的确非与寻常,南昌城风彩大气的八一广场,浮雕底座撑起乳黄的起义纪念塔,更显得赤红的端上军旗愈发耀眼舒眉。8 T! A, c: W' @8 u( G, Q7 h6 y! v
  连池的音乐喷泉,通透的史记步道,和扦插壮毅的澳洲棕树,空辽的大平地,骤然热气洋溢,接踵紧凑。' E0 ]* I( r% [
  来这里的人们,大都已经忘却某个朴素的纪念,顾自沦陷进时尚的城堡。北首的沃尔玛超市,晶明高立的财富大厦,连一旁旧气的江西展览馆,都用泛宽的彩带,将自己裹着个满体灼灼。
7 Z: H* n" P. o% n# }
% w  T: }  g3 R/ G& n9.阳明路. T( f3 O: b7 s% `
  打车去住群越宾馆途上,回嚼底下餐厅鱼香肉丝的美味,经过阳明路,探问师傅,王阳明先生跟南昌有什么深的渊源?
" u1 t* H; P1 C9 T3 }) ^  他笑说不清楚,又问我,王阳明是谁?是南昌人吗?/ e' A9 ?- l: ]2 S
  我说不是,是宁波人,我也是。
/ B9 G& j& u+ y# t1 a  这么就崩了彼此话匣子,司机如数家珍与我侃起宁波城的好,从天一阁,讲到罗蒙,雅戈尔,和波导。' L; M+ f/ M6 g" O- ]+ g
  接着他笑:现如今奥克斯已不单单是宁波的骄傲,我们南昌也建了她的空调厂,很大,比你们宁波的那个总厂还要大。
# p- k" _0 Y# z0 o- |  我说:希望她好,希望王阳明的“经世致用”对南昌城的勃兴颇多助益。
4 T2 m, Q3 L4 [- }( T% H4 T6 H2 |( g/ B+ `* Z1 o
10.铁路一小* G2 S2 n; B3 \9 ~7 G8 ?7 S0 Z% V
  师傅问我:到南昌来做什么?( Q0 s. S9 B4 ~* n/ _) s
  我说:国家公务员考试。女友的考场在铁路一小,我的在洪都北大道。
' e7 [  t8 \' f$ p  D* B7 e0 ]/ |  师傅补充说:中间连了一条洛阳路,不过不好走。  E  j; M5 _9 a. K9 c5 }; {! j9 @
  下午,去熟悉场地,在铁路一小门口,碰上学生放课,不是想象中一齐而出地鱼贯涌游,男孩女孩全矜持得芊芊雅淑。
7 e/ m7 _. f8 n  这让我多少萌生异讶,继着又泛泛欢喜,欢喜这本性里企盼的安和与恬美。0 b- b( P3 I8 H: U/ ^+ ^
  像后一刻,马路对面几个蓬松马尾的高年级女生,披身黄的风衫,哼着青少的畅扬,一骨碌清脆的铃声,渐隐我的视线。
& z2 G1 f! |/ A7 w+ B  第二天,试场出来还很早,顺着洛阳路去寻她的铁路一小。
4 H: |$ l% c% n, {9 m  路边行色人等,大都眼神和暖,目送我的轻悦,以及而后的莫名徨惑:洛阳路居然是条断路。6 W7 v/ k' V. ]0 {
  冤枉穿过黑暗冗长的地道出街口,走向人声喧沸的站前路,和刚来的那次不一样,这回我竟陡地迎着光明。
熊建军窑 黄地描金开光山水茶具
景瓷网特惠价:¥8869.00元
工艺:釉上彩
10个免费拿iPhone6的机会
方式:只需0元预约参与抽奖
奖品:电信版iPhone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2-7 22:31 | 显示全部楼层
已阅! em8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2-7 22:40 | 显示全部楼层
文采不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2-7 23:27 | 显示全部楼层
王阳明先生是浙江人,但长期工作在南昌。呵呵,见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2-8 01:34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2-8 03:20 | 显示全部楼层
文采出众,是根好笔,愿考试成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2-8 03:36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对南昌不好现象描写过于细致全面,而对一些好的现象是只字不提。
% C" O" V# M- ~/ b6 s: g% {; S3 t* O/ h/ D1 ^% H1 ~6 Y0 I4 h" [
属于拣了芝麻,丢了西瓜的那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6-2-8 06:46 | 显示全部楼层
文采出众,是根好笔,愿考试成功!
那年的考试,得了第四,取前三。颇无奈。谢谢你的祝愿。彼此继续努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6-2-8 06:50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对南昌不好现象描写过于细致全面,而对一些好的现象是只字不提。" F! g6 S; P1 \: _
* q9 G2 m/ E7 E$ y# R
属于拣了芝麻,丢了西瓜的那种。
2 r1 R1 z& n1 b% h" Y( p  t, F( m
好的,在不好的里面。你没有用心看我的文章。7 K6 ?4 R- a7 E+ P
虽然从文风上来说,有些现实批判,但是南昌在我的期盼,就比如我对小李的想象一样:微悦轻乐,蓬勃朝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0-1 19:4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不是卖拼得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pp下载|论坛监狱|手机版|Archiver|大江论坛

GMT+8, 2020-7-11 07:30 , Processed in 0.663880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大江网论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