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圣·大江论坛 - 江西论坛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大红石头
收起左侧

鹰潭旧风情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1-4-14 15:51 | 显示全部楼层
熊建军窑 黄地描金开光山水茶具
景瓷网特惠价:¥8869.00元
工艺:釉上彩
10个免费拿iPhone6的机会
方式:只需0元预约参与抽奖
奖品:电信版iPhone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4-17 19:22 | 显示全部楼层
自我陶醉一下!哈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4-18 11:00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些个村庄那些个事
7 r* j6 q3 u: P* ]9 R作者:大红石头   标签:情感2011-04-18 08:50 星期一 晴.  "岗上周严,没米过年.萝卜当肉,米粉当盐.""白露公社,癞子相骂,周家大队,癞子排队"说的就是老家的那些个村庄.小时候伙伴们也就顺口说说,大概也都不知何所云不知何所意,只是一直记在心上久久不忘.岗上周家是个大村子,村头到村尾一条大路进去有两里路吧,分为上房中房下房,人口好几千,住有周姓和李姓两个家族.大村子有大村子的好处,村子里有自建的一所完整的小学,小孩们都在村子里上学,叫周家小学.最有名的是周胜昌老师和周克林老师,他们兢兢业业,他们淡泊于教书育人,很多人家的兄弟姐妹都成了他们的学生.小学毕业后我们再转学到隔壁的双凤街读中学,只是双凤中学也只能读到初二,上初三又得转到白露中学去读.双凤中学最有个性的有数学老师徐祥东和英语老师房秀英,他们是一个慈一个严.村子里还建有大祠堂,大多是在过年时请来戏班子唱戏,很有历史的一栋建筑,青砖白瓦,可以容纳一千人听戏,每逢过年时那也是村子里最热闹的地方.村子里在老学堂的操场上的东边还建了一个新戏台,只不过这是一个露天的场地,这是一个集戏场操场电影场三场为一的集体活动中心.后来在村子的南面的蛋蛋岭边建起了一排新学堂,老学堂的操场就更多的是放电影了,因为是露天的场地后来唱戏也少了.* `! e. ~5 x' }$ V
   我家就住在老学堂的附近,我的一年级就是在老学堂读的,记得那时下课了还可以跑回家吃点零食,上学放学回家都很方便,在家都可以听到学堂里的打铃声.从我家到老学堂的路上有一个大土坡,村子里的大广播喇叭就安装在那个土坡上,因为地势高所以声音也传得远.那时没有电视,听广播是大家很专心的业余生活.记得每天中午广播上都有单田方讲小说,"单田方播讲"成了那时很响亮的口号,放学后在家里一边吃着饭一边听着小说,那时很多人是很执着的.那时的<<三侠五义>><<杨家将>><<岳家将>><<薛刚反唐>>等等都是很热门的小说./ a: p6 r0 e" y6 e
   每当过年的时候都有戏班子来唱戏的,小时候的我们只是去祠堂里看热闹而已,戏是看不懂的.戏班子是从别的村子里请来的,大多是同姓氏的村子里组织的戏班子,同姓氏的人我们都叫老华,俗话说就是五百年前是一家的人.戏班子多的时候一个正月里祠堂都在唱戏,咚咚锵锵,热热闹闹的.而戏班子里的演员是由村子里家家户户轮流供饭的,一家一家轮流做饭,每家供一餐,你家有几口人就供几个演员的饭,公平公正的.那时正值过年,家家户户的饭菜也还是不错的.
" E) @& M. B4 l( n+ W   我们最喜欢的是村子里放电影,放电影的设备是集体的就放在村里的办公所,放电影的时候遇到停电也会自己发电,村子里还有一台柴油发电机.记得那时放电影的是村里的一个干部和一个电工吧.村干部叫周有灯,他是我爸爸同年一起参军的战友.电工师傅叫周社灯,他是我一个女同学的父亲,一个很本分很善良的人.那时只要村里有人看到他们两个其中的一个人骑着自行车往街上跑,大家就知道晚上有电影看了.当有人知道了他们去街上拿片子,就一传十十传百的,很快就村子里的人们就知道有电影看了.于是各家各户就会有人拿条凳子在电影场上占个位子,如果不是在农忙的时候,电影又是好看的片子,有的人家还会请隔壁的亲戚来观看电影的.那时的电影是两面都可以观看的,只是那台放映机不能播放宽银幕的电影,因为这样也有很多好看的电影我们没有观看过.有时拿到好片子,大家看得不过瘾也会要求队里连放两三个晚上的,记得那时最精彩的电影<<自古英雄出少年>>就在村子里连放了三个晚上,还有人看得不过瘾.村子里的小孩子大多是挤坐在最前面离屏幕最近的位置,那时啃着一毛钱一筒的葵花子看着电影是很令人回忆的.
1 @' `. {7 A# u  B   我们这个村子的历史是很长的,村子里有很多栋老祖屋,也都是青砖白瓦,屋内都是古木结构,雕梁画栋.这些老祖屋在我印象中以前是没有得到过好的维护,要不现在也是一个个很好的文物了.出门在外和别人说起自己的村子里的人和事,引以为荣的也不多,有一个叫周根昌的,算是村子里出的一个大官人了,听说他当过鹰潭市林业局局长和江西余江县长,一个纯粹农民子弟能这样已是很不错的了.现在村里已有很多人在外经商富了起来,只要人人都出一把力,相信村子里的面貌也会有大大的改变吧./ h* U9 b- |% [1 |9 H! K2 v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4-18 16:01 | 显示全部楼层
路过看看哈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4-19 08:39 | 显示全部楼层
鹰潭贴吧是我家,灌水靠大家。谢谢大家支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4-19 09:03 | 显示全部楼层
5月18日,江西鹰潭的一位作者给人民图片网发了一组报道,讲的是鹰潭市的余江县和月湖区政府为了不让今年端午节赛龙舟时出现往年常发生的争吵斗殴现象,决定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发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砸龙舟运动。两区县各乡镇村民家的近千条龙舟被砸毁。但政府对此仍是“有情操作”,决定给每条被砸龙舟1000-3000元的补贴,以充分体现“以人为本”的施政理念。% p! [2 }* K7 u: x5 S1 t
    砸龙舟的时间大约在5月10号至13号之间,而该作者这时间正好在浙江出席华东摄影会议,因此,高举大锤重砸的照片没有拍到,只拍到了大量被毁的龙舟残骸以及村民无奈的神情(见图一)。此稿被挂上人民图片网后,很快被人民网、新浪网等主要网媒选用,有的上了主页、有的还配发了言论。事后被各地网站、各地报纸广泛转载,一时间舆论鹊起。中央电视台从人民图片网获知这个消息后,还派出摄制组专程赶到鹰潭采访砸龙舟事件。
+ `' r2 C2 X8 k* `    平心而论,此组新闻照片的拍摄水平一般。因为没能在第一时间在第一现场拍到砸的场景,因此这组照片中缺乏很有冲击力的画面。但之所以受到媒体的广泛关注,是因为这件事本身太荒唐,是典型的因噎废食的做法。
/ k5 D- H( ^0 }( c    5月27日,鹰潭市托人向人民日报华东分社副总编顾勇华传话,称因当地有两股黑社会性质的势力,每年在端午赛龙舟之际总要闹点事。为保一方社会安宁,今年鹰潭市有关部门做出了砸毁龙舟,以从根本上杜绝社会不稳定的决定。这实在是处于无奈,希望人民日报华东分社能够予以理解,把这组照片从人民图片网上撤下来。(我估摸,鹰潭有关方面在打这电话之前,已经多方查证,在全国闹得沸沸扬扬的砸龙舟风波源于人民图片网。)顾总考虑到人家是一级组织出面,且言词恳切,把本不足为外人道的“隐私”也讲了,于是关照人民图片网将此稿从新闻页面上撤下来。# [1 c8 r3 y  E$ [
    5月31日,人民日报华东新闻版发表了本报记者吴焰写的题为“如何问责砸龙舟”的华东时评,对鹰潭出现砸龙舟的荒唐行为进行了缜密的剖析,认为是施政理念的严重偏差和施政措施的严重失误。因为这篇时评切中了砸龙舟事件的要害,于是当天的人民网等主要网媒都做了转载。这下子可惹毛了鹰潭市的有关部门,市委宣传部又打电话给顾总,但这次口气就不象4天前那么谦恭了,直指华东时评“如何问责砸龙舟”一文所依据的事实不准,鹰潭没有不让划龙舟,相反今天就有大规模的龙舟赛,不信等会儿就给你传一大批照片过来,让你们瞧瞧真相。顾总接了这个言之凿凿的电话纳闷了,鹰潭到底有没有砸龙舟?到底有没有禁龙舟赛?图片网发布的照片到底是真是假?于是他向我求证,我马上向作者电话询问。8 B8 b0 h' V( g! E& D
    事实情况是这样的:- o$ P! z% |& m) I5 H
    鹰潭虽是地级市,但只管辖一区(月湖区)一市(贵溪市)一县(余江县),砸龙舟本是三区(县市)统一行动,但据说在讨论这个决定的会上,有人在会上拍胸脯,保证贵溪决不出事,因此贵溪龙舟没砸。而月湖区和余江县没干部出来拍胸脯,就砸了个精光。到了今年端午节这天,贵溪市的信江上仍有龙舟竞赛;而月湖区和余江县的信江上就冷冷清清,两区县的一部分群众就赶到贵溪去看龙舟赛,(这就是为什么今年贵溪龙舟赛人气旺过往年的原因之一了),一部分群众就接受政府安排,搞打年糕、象棋赛、自行车慢骑等与端午毫不相干的娱乐活动。但龙舟是绝不能划了,因为不仅龙舟被砸了,而且公安局发了禁止划龙舟的通告,(见图二)哪个百姓敢和公安局对着干?
) k* Y6 ~6 h* b- h2 |5 c" e    5月31日,华东分社的编前会上,鹰潭市委宣传部通过一记者传话:人民图片网的砸龙舟的照片是不实的报道,该作者又没有到市有关部门采访,他怎么知道?传话又说:牵涉砸龙舟的乡镇其实只有六七个,被砸的龙舟也只有二、三百条,不象报道中说的有近千条,赔给村民的龙舟款也没有象报道中说的3000元一条,而是不到1000元一条。我当即在编前会上据实反驳:事实的关键是你到底砸了没有?赔了没有?砸二、三百条也是砸,近千条也是砸;赔三千元也是陪,赔不足一千块也是赔,说明图片作者提供的新闻基本事实是正确的。我又质疑鹰潭市委宣传部的诚信,我说,宣传部的前后两次电话,必有一次是说假话。试想,如果图片作者是作了假报道的话,那么你宣传部第一次电话就不是向顾总大吐遭黑社会干扰的苦水,要求华东分社予以理解后撤下来,而是直接要求华东分社追查假报道作者的法律责任。但鹰潭市委宣传部没敢这么要求,可以推断砸龙舟事实是存在的。至于后来为什么“翻毛腔”(上海话)是因为“华东时评”谴责了砸龙舟的愚昧行为。要知道“华东时评”代表了华东分社的观点,影响力既广且重,不比“人民图片网”,它只是个发布平台。) H* p8 `6 s+ B: W
    人民日报是党中央机关报,大家可以想想,作为地级市党的宣传部,向人民日报说假话、反映假情况是什么性质的事?9 ^' A, k& U: v  I  y) L; Z# T) D9 g, H
    5月31日傍晚,鹰潭市委宣传部固然给华东分社发来了2组图片,一组是贵溪市龙舟赛热热闹闹的图片(见图三),一组是余江、月湖两区县端午活动丰富多彩的图片(见图四)。有兴趣的同志可以看一看这两组图片,请特别注意看看这两组报道的文字。这两则“报道”拼命在堆砌宣传用语,仿佛让人又回到了文革时期。. M1 A& n- v5 J4 |- Q' v8 m9 u
    最恶劣的是鹰潭市有三个作者将不知摄于何年月的群众看戏的照片发给了新华网江西频道。新华网被骗过发出来了,由此还引发了博客上的大吵闹。(见胡南的博客:“新华网江西分社居然发假稿”一文)(见图五)
3 ~' e: Q7 @3 m7 a. U    鹰潭5月31日的做法看似冠冕堂皇,实则是心虚的表现:你既认为贵溪划龙舟很好,为什么要在余江、月湖两地砸龙舟?既做出砸龙舟的决定,自有你充足的理由,为什么不敢把这些理由拿出来让老百姓评评?如此欲盖弥彰,岂不矮化自己?
! r6 P1 t% A' n6 o1 u' \1 _    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机会难得,大家不妨一看,也算开个眼界吧。5 D+ V6 M& L8 M! ?# |* Q

( @: v! Y: c4 j$ F
  i& a1 [4 t, P& |, N
& I( w& t8 @$ z3 x# h  中国一年一度的端午节划龙舟在江西省鹰潭市有着悠久的历史,是为纪念伟大的爱国诗人屈原的民间竞技运动,是人民群众团结和热爱生活的最好写照。然而政府因为担心龙舟活动吸引太多人员聚集,容易生意外或冲突,索性一“禁”了之,将当地的近千条龙舟锯断或砸烂,村民怨声载道。 + n- k. ?& z) W" l
     4 j+ W* C0 U% O6 g& I& n
    据腾讯新闻网,江西省鹰潭市月湖公安分局最近贴出通告称:为全力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禁止任何单位或个人集资、捐款打造龙舟或购买与扒龙舟有关的器具。同时因“场地不符合安全条件”,且存在严重影响社会治安秩序的隐患,决定全面禁止扒龙舟活动。
% T8 F% k, _2 K     . x) r5 X5 C- N6 e( g' q
    5月18日,江西省鹰潭市夏埠乡夏埠村村长夏才开一脸无奈地指着被锯断的龙舟说:“我也没有办法啊,上级说今年不准划龙舟,要把龙舟锯掉或者砸掉!”当地其他乡村的近千条龙舟也难逃厄运。有的被锯断,有的被砸烂。当地政府根据这些龙舟的新旧程度每条分别赔偿了1000-3000元不等。
0 z# P7 q, z9 W4 E; w    
  J: i; Y/ F( Z6 w! M3 S    据了解,端午节划龙舟在当地有着悠久的历史。作为纪念伟大的爱国诗人——屈原的方式和民间竞技运动,得到广泛开展并深受群众喜爱。然而当地政府竟在端午节前夕将辖区内所有龙舟统统砸烂,此举实在令人匪夷所思。老百姓们议论纷纷,怨声载道。 ( n" T8 c! @8 \4 t
     ( E: A5 s. R" D8 Z: H
    有村民说:“这千百年的风俗,说禁就禁,也未免太不近人情了,将来我们的孩子还知道中国有‘划龙船’这回事么?”有人激动表示:“我们村去年新造的一条龙舟今年就被锯掉了,真是造孽啊!让那些当官的出点钱为老百姓修个码头铺条路总是说没有钱,现在砸龙船倒是非常有钱,几千几万都是付现金,真是气死人了!” 5 ~9 G8 p# I! v
    
1 s: `- A7 L( ?( y- C% V7 i9 d/ K, C    据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参与了“砸龙舟运动”当地政府工作人员透露,由于端午节期间划龙舟人员较为集中,容易诱发安全事故和治安事件,于是索性一“禁”了之,一“砸”永逸。 0 i% {! r* @( Q* \  A
   7 O# V! S6 _& {$ L7 e0 r+ y
  
# d  m8 \. H% p8 n5 ^  `  s, x  
( [0 G" k( g: m  看到这篇新闻,心里真是哭笑不得啊。想不到北京上海“过年禁炮”的条例已经被抛弃的时候,居然还有人来捧臭脚,追求“一禁了之”。
& r) r) l  C1 t6 [* G# x  我们暂且不论及使用这种手段来强行中止一种千年民俗的可笑可怜的思想方式,实际上,就像中国老话说得“空穴来风,非是无因”,凡是一种事情的出现,总是有内在原因的。况且目前很多官僚,如果不是对自己的仕途有利的坚决不作,不是对自己仕途有害的坚决不禁,是十足的懒猪,在这种情况下,居然对一种延续千年的风俗如此“开战”实在吊诡的很。所以我觉得,这个里面绝对有内因,这些官僚们从来不管老百姓的死活,今天怎么突然对“龙舟比赛有可能造成的人员伤亡”突然如此关心呢??
9 e8 n- [& U% I" Y: ^( i  实际上,依我看,这些无良官僚不是担心老百姓的生命和健康,而实在是关心自己脑袋上的乌纱帽而已。
6 {2 p5 \2 k/ X+ l( D* o2 o  b  划龙舟比赛,是一种大型群体活动,又是一项竞技活动。在这样的活动中,不可避免的会出现大规模的人员聚集,同时由于比赛过程中可能发生的某些不公平,也难免出现一些冲突。依据从前各地端午节时期的有关情况,出现打架斗殴和伤人的事情也不是没有的。而一旦出现“群体事件”,那些官僚的乌纱帽就要落地,恐怕这个才是那些官僚们如此“热心”于禁绝龙舟活动的原因。
( U5 i/ u* k5 ]2 x8 l6 `0 x- N5 Z  但是,对于这样一种千年民俗,只是因为几个“有可能”出现的危险,就彻底封杀,这是一种正确的处理方法吗??
  N& p% Y( ]- Y. N" |1 {$ X  事实上,龙舟比赛自古有之,伤人死人也没有停止过。作为追求“息讼”为最高要求的中国古代官员们,想必对于这种几乎必然造成麻烦的活动也是头疼无比。但是,那些官员似乎没有想到“禁绝”这样一个非常“有效”的手段,依然一边每年不但允许,而且鼓励比赛,一边努力的用各种手段尽量减少麻烦。要知道,古代一县之地,管理当地的官员除了县令,基本上就是几个办事衙门的总头,加起来也不过是最多十个人,而今天,我们一个市里面个个衙门总共好几千“头头”们,竟然比不上古代那十来个人??还是就像黄历里说得:九龙治水,必定大旱??/ H/ c- J: ^' g% J0 V  N
  另外,作为一个现代国家,利用政府公权力去压迫一种民俗,也确实让人奇怪。难道龙舟比赛违反了国家法律??根据现代国家的法律精神,如果一种活动既没有违反国家法律,也没有有碍于良好的风俗习惯,那么政府是没有理由禁止其存在和发展的。今天鹰潭的官僚们利用国家公权力强行禁止一种民俗,难道国家的“印把子”是这些官僚家里的私章不成??想怎么用就怎么用??
% Z: O  o/ x$ |2 {/ z3 r  好了,说了半天了,说得乱七八糟,但是基本意思我都表达清楚了:这次利用国家公权力毁灭一种民俗活动的做法,不但和目前保护我国文化遗产的努力根本向反,而且是一种违宪行为,干涉了公民的人身自由权力。说白了,这是当地官僚试图利用手里的权力减少自己应付义务的一种行为,是当地官僚用国家权力给自己升官发财扫清道路的行为。
9 B% E0 a: ^0 T1 M' D/ Q6 r  一种大型聚集活动,或许麻烦难免,但是政府是干什么的??拿了国家的高额工资,除了每天吃吃喝喝,吹牛打屁,眠花宿柳,难道一点事情也不想干吗??这是严重的政府不作为问题!!照这么说,如果工商局觉得受管理费麻烦,是不是可以“禁止”大家作生意;如果交警队觉得管交通麻烦,是不是可以“禁止”大家上街;如果环卫处觉得打扫卫生麻烦,是不是可以“禁止”大家倒垃圾??推而广之,如果计生办觉得计划生育工作麻烦,我们是不是不能生孩子啊??不过似乎有一点还好,如果殡葬管理局觉得麻烦,或许我们升斗小民就可以不用死,能够“万寿无疆”了。, [" N  U5 T" y+ ?* Y1 s( E
  我们的民俗,已经因为种种原因而丢失了很多,而在当前国家要求保护发展民俗的呼声中,鹰潭政府居然为了自己的乌纱帽不受影响,出台这样的政策,或许他们的头脑真的该换换了,也许他们是该回家卖红蓍了。( d  N2 ~1 t$ \8 u  u" T1 L
! Q2 `/ W% o! J0 p; H& u- E

5 J1 T( s# D" K) c# T: u# d: v3 U* r) i& o' w/ o
非常惊讶地看到中央电视台报道的一个新闻:江西鹰潭政府下令砸毁千条龙舟。得知消息后,我们一家人愕然四顾,面面相觑。
7 V: M5 E5 H2 n4 O/ L  ]怪不得一直不曾听到年年那熟悉的龙舟下水的锣鼓声,难道我们就这样和端午龙舟作了告别?
- `* Y2 `4 D) \) ?: v' ]; n$ f& j6 W4 O! J. O' K
  惊讶啊,惊讶。除了惊讶,我还能用什么来形容我的心情。我惊讶于我们头顶的“青天”——鹰潭政府,我惊讶他们是这样的毫无常识,毫无常情,毫无常理! + E4 d2 s& w! G1 F' H; y# \. h
! h- B- _3 V& Z3 |  [  V9 Y
  毫无常识:也不知道我们的地方政府知不知道,中华民族的四大节日春节、清明、端午、中秋已经列入国家文化遗产目录加以保护。在妇嬬皆知文化遗产应该保护的时候,是不是就我们的鹰潭政府不知道? ) e1 I5 ]0 [1 X) V0 N2 a
5 N8 {& X2 J! ?1 d/ Q
  毫无常情:年年端午节划龙船时,万头攒动,老少同乐。今年呢,却将没有了!鹰潭政府在下达砸船令时,有没有想到我们普通群众的心情,有没有想到全体百万鹰潭市民的感情。 ; s1 U% h$ i) n2 b* [

7 p6 k8 q& @& M2 N3 F( A1 T  毫无常理:端午节划龙船是中华民族沿革千年的民俗文化,作为成天在嘴里高喊着为人民服务的政府高官们,你们真的有下达砸龙舟的权力吗?你们手中的权力是谁给你们的?你们的权力还有这么一项——砸龙舟吗? 3 I7 x' ^& s( o7 g! L

+ _' H2 X  B! U9 Y/ s' c: j  我惊讶于我们鹰潭的“青天政府”在整个砸龙舟事件前前后后的态度!在中央电视台曝光事件之前,这件事情竟在我们鹰潭悄无声息,我惊讶于政府竟这样偷偷摸摸地就把龙舟砸了!我想请问我们鹰潭政府:就算可以偷偷摸摸地把龙舟砸了,难道在端午来临之际,在百万鹰潭市民手拿棕子兴高采烈地又来到信江河边时,面对今日空荡荡的河水,你们可以轻描淡写地告诉他们:龙舟有碍社会安全,我们已经砸了?你们敢来信江边告诉我们这几句话吗?我敢说,有谁敢对着人民说这种话,面对的只有人民的愤怒!
0 h( t: t, u/ g4 m! ?
, B! S7 R- S& b$ j5 W  我更惊讶于政府在砸龙舟时玩的手段:龙舟砸掉,政府给给予赔偿。赔偿?真是奇了怪了!你们做的真的是有益人民的事,真的是你们权力应及的事,真的是正确无误的事,为什么还要赔偿?如果划龙舟真的有损于社会安全,那就应该毫无疑义地自觉地砸了,用得着赔偿吗?难道百姓是不讲道理,不顾社会安全的无赖吗?几千年来划龙舟的人都是不顾社会安全的无赖吗?如果这几千年来人们从不曾抱怨划龙舟是危害社会安全的,为什么只有在现在,在我们鹰潭,政府觉得这划龙舟是危害社会安全呢?全国各地都有划龙舟,难道他们不曾在划龙舟时有大量的人们围观,不曾因此有害社会安全,独独我们鹰潭划龙舟是危害如此之甚,以致政府动用行政权力必将之铲除而后快呢? : U: }% k1 `: E5 I
* ~, M, t6 U& i- C
  简而言之,如果真有害社会安全,该砸没错就不该赔;如果无害社会安全,不该砸有错,你们这些拍脑袋作决策的人又在做什么?赔偿简单,但我要问一句,这该不该赔也简单吗?这赔偿的钱从哪里来,还不是我们鹰潭人民掏腰包。明明会有这么多人不想掏这腰包,不该掏这腰包,你们怎么吭也不吭一声就替我们掏了?岂不闻:不告而取谓之盗。 ' L5 I' |/ H$ h) d! M6 g

3 s# j; t4 I+ k5 N: @  砸龙舟的事件不可以这样白白地过去,拍脑袋作决策的政府人员不能白白地放过,鹰潭人民的血汗钱不可以这样白白地莫名其妙地花了,流传千年的民俗没理由无声无息地白白从鹰潭消失,尤其鹰潭人民的感情不能白白地被伤害。作为一名鹰潭市民,我郑重要求鹰潭政府向全市人民公开道歉!" g2 a. R1 K1 P) N
! M5 P$ \$ {+ {2 w) d1 ^; M# m

7 Q) z& o+ n; h  P9 L
/ Y3 G7 \! r* S& W' ]9 t' z传统佳节端午节到来前夕,江西鹰潭市因为担心龙舟活动吸引太多人员聚集,容易发生意外或冲突,索性一“禁”了之,将当地的近千条龙舟锯断或砸烂。然后根据龙舟的新旧程度,每条龙舟赔付给村民1000~3000元人民币。$ J: O) i& e, g  t

# L+ Z" |" J( D* r& |% e' q: b' v& r: n9 |) U
. T) E& R, I" s% i" n. y- ]: M
. \. t* e( x1 h9 n+ F( ^% Y
   
; @8 Q* t) E% u4 u: l/ o" T# O
1 C' `. `0 \0 v0 M" @$ _7 Y; T" Q% j9 b' _7 O: X

( w) k; K' r) E! T. U  而在江西万载县,日前则掀起一场取缔宗族组织改造宗族祠堂的行动。
3 s- V9 L/ S9 E3 t# j% ~" E5 G; J! _* y% @  G5 ?6 E( _7 ]8 }; ]
  当地群众反应如何?政府的行为合法吗?如何正确处理民俗活动中可能存在的一些不良隐患?记者采访了有关专家、学者。
; i5 @3 H# N7 G6 T! Q; f& \# L0 `, l' g& T
  政府:怕诱发安全事故毁龙舟封祠堂
, n( x) R; x: Z- j  I0 a
- @2 |% X0 Z$ W  鹰潭市月湖公安分局最近贴出通告称:为全力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禁止任何单位或个人集资、捐款打造龙舟或购买与划龙舟有关的器具。同时因“场地不符合安全条件”,且存在严重影响社会治安秩序的隐患,决定全面禁止划龙舟活动。通告发出后,一场“声势浩大”的砸、锯龙舟运动迅速展开,月湖区、余江县所有乡镇近千条龙舟悉数被毁,有的被锯断,有的被砸烂。据悉,当地政府根据龙舟的新旧程度,每条龙舟赔付给村民1000~3000元。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当地政府工作人员称,为此次“砸龙舟运动”,政府至少掏出了200万元用于赔付款。" K  c3 ]4 V* ]+ f/ y
; ~  ]+ F; A, L0 v6 E. w
  而在江西省万载县,4月26日,当地丁、龙两姓因墓地纠纷险些引发的宗族械斗被政府成功化解后,万载县委、县政府开始打击各乡镇日渐抬头的宗族势力。对祠堂的清理扩及全县每一个村庄,神龛、祖宗牌位被拆除,它们将在短时间内变为“文化活动中心”或“农民夜校”。所有的宗族组织也在一夜之间被“查禁取缔”。8 @- ]/ s' h+ @  R
& x4 g6 t& a* E' ?
  村民:毁舟封祠堂太不近人情
# j! L- Y. B1 A9 _! [2 h4 ^% ?
' q. h0 i0 [. ]( P  {, s; i  {  一位参与了“砸龙舟运动”的当地政府工作人员透露,由于端午节期间划龙舟人员较为集中,容易诱发安全事故和治安事件,于是索性一“禁”了之,一“砸”永逸。对此,当地百姓议论纷纷。有村民说:“这千百年的风俗,说禁就禁,也未免太不近人情了,将来我们的孩子还知道中国有‘划龙船’这回事吗?”
' _; ?% Q* M1 {2 X4 o- b% b" j& {5 p9 r
  打击农村宗族恶势力群众不会有意见。但神龛、祖宗牌位被取消,代之以健身器材,江西省万载县的这一做法则引起当地部分村民的不满,认为祖宗的神龛和牌位被拆毁对他们而言是侮辱。也有村民从法律角度来质疑:作为私产的祠堂,怎么可以收归村委会管理,成为文体活动中心?
9 y8 g- R5 o8 O( l* }# X7 K' V0 Q- j: h, E# W
  民俗专家:应引导民俗而不是粗暴对待8 m8 q6 Q; }, i( j3 G
. V) [$ ~% t7 g1 x- Z
  “我很吃惊。竟然这样粗暴对待传统民俗,不可思议!”这是听说鹰潭市砸龙舟事件后我省民俗专家方炳桂的第一反应。他说,文化部部长孙家正25日刚刚披露春节清明端午中秋已被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这是民俗文化的历史必然,民俗文化是一个民族传统文化的一部分,而节日文化是民俗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任何体育运动和民间活动都有一定危险性,倘若因此都一禁了之,岂不可笑。政府应该引导民俗文化为现代文明服务,而不是简单地一禁了之。他告诉记者,龙舟赛发生斗殴事件,只是个别现象,龙舟赛的主流是积极向上的。
. V5 U, B) N0 A3 ]7 f8 h1 Y, G: b3 A" N: B" H
  法律专家:政府行为明显违法村民可提请复议或诉讼( y  c, c8 @3 z* T4 z7 O. k
& d  x( [: u! D  E! U
  行政法专家、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王成栋肯定地告诉记者,江西有关方面的做法是违法的,他们的做法不仅没有任何法律依据,而且违背了行政法学公认的尊重良善风俗原则,体现的是典型的懒政思维,应该予以痛批。
$ a1 Q* ^7 `3 y! k3 p! N& z: B& k' L  ]' J7 s0 F
  王教授说,鹰潭市有关行为的违法性体现在三个层次上:首先,发出“禁止任何单位或个人集资、捐款打造龙舟或购买与划龙舟有关的器具。全面禁止划龙舟活动”的通知这种抽象行政行为违法。政府作出涉及公民财产、公民权益和公共利益的抽象行政行为都须有法律层面上的依据。而鹰潭方面的做法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其二,有关方面组织的砸、锯龙舟运动属行政强制行为,这种行为也违法。龙舟是公民的合法财产,而公民财产是宪法要求予以保护的,剥夺、侵害公民财产须有法律(至少也得是行政法规和地方法规)授权,作为区县级公安机关根本没有权限主动采取这种行政行为。当然,可以想见,警方的行为是有上头支持的,但即使是鹰潭市也无权打砸公民财产。第三,政府准备200万元来补偿村民龙舟被毁的损失,表明他们对砸毁龙舟的行为是一种行政征用行为,而按法律规定,行政征用必须以公共利益为目的,而砸毁龙舟不仅不是公共利益需要,反而违背了良善风俗。' J0 o3 O) B* g% i, w
, R- _2 n1 q; @1 N2 J9 O% J
  对于政府怕诱发安全事故的理由,王教授说,只要做事,都有一定危险,但不可能因此就不做事了。对赛龙舟这种民俗简单粗暴地一禁了之,逆民心失民意,不仅违法,而且没有正当性。这种政府行为可能是居于当地对近来强化的行政问责制的误读,怕出了安全事件,被追究责任。但若政府对赛龙舟加强管理、组织工作,相信不会出什么大事,倘若政府把工作做足而灾难还是发生,也是一种不可抗力,政府不必担责。
; @/ F: H" y; _4 E1 G# ?% h
4 |8 J9 m8 p7 t, V& H4 _6 \  “村民可以提请行政复议或行政诉讼要求撤销禁赛龙舟的违法通知,并要求对已被砸毁的龙舟恢复原状(修复或赔付新龙舟)或赔偿(不是补偿)。”王教授为村民支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4-22 16:2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4-22 23:2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4-23 08:54 | 显示全部楼层
O(∩_∩)O哈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4-24 21:39 | 显示全部楼层
打马石村(鹰潭)8 U: H' l+ X3 A/ z" E) r, G. d! W
作者:大红石头   标签:情感2011-04-24 19:28 星期日 晴.        打马石,是一个村庄的名字,它就在鹰潭市的西郊,我的外婆家就在这个叫打马石的村子.打马石村也叫新屋严家,是相对于附近有一个老屋底严家来说的,不过我们口头上都习惯说打马石.打马石村并不大,全村也就三百多人,村子的人都是严氏家族人.9 n6 T) M3 p% \4 p4 w, i, n. m
       打马石村不大可是村子的风水很好,这和附近的几个村子都没得比。村前是两口大池塘,村里人家家户户饲养的鸭子就放养在池塘里,放养在池塘里的鸭子它们都会早出晚归的各回各的家,根本不用操心的.和池塘相隔不到十米是一条港仔,这条港仔真正的作用是一条人工挖的水利渠道,那应是在分田到户前挖的吧.每年的开春后到入冬前都是有水流过的,是用来灌溉沿岸村子里的农田,它的水来源于上上游的五谷水库.港仔里的水也算是蛮干净的,夏天的时候,傍晚时村子里的男男女女收工后就在港仔里做水,男人们在上游做水,女人们在下游做水,相隔也就不到一百米.在村子的前面过了那条港仔就是水稻田,在离村子不到两百米的田头,有一口水井,井水一年四季都是满满的,清清凉凉的。村子里家家户户都是在这口水井里挑水喝,祖祖辈辈就喝这口井的水,只是一路上来来回回都是上坡下坡路,却还是比较直的。无论天气多么干旱,这口井都是满满的,还常常有水从井口的边上满出去流到旁边的稻田里。
) R) p) N, Y% v+ X       打马石村口有两棵很古老的樟树,遮天蔽日的很大。出了村口就是206国道,国道一头通向鹰潭市区,一头通向不远的余江县城,国道是柏油路出行很方便的。村子的附近有老屋底严家,传说打马石村是从老屋底严家搬出来的,后来慢慢的也就发展成了一个村子。村子相隔还有刘子中双凤街岗上周家,村子里的人都很与人为善,他们从来都不曾和别的村子发生什么矛盾,一直和谐相处着,这也是有口成碑的。1 e) [0 j$ B. A0 P5 f+ a
    在村子后面有座小山,山不高不大却长着很茂盛的树木。秋天苦珠树结一树一树的苦珠,熟了的苦珠子可以炒熟了吃,香香甜甜。苦珠子也可以象大豆一样磨成浆做豆腐,那可是很地方很民间特色的食品。苦珠豆腐相信很多人没有吃过,这也许只是在江西才有的吧,因为走出江西我就再也没有见过苦珠豆腐了。春天来了,山上开着一丛丛一树树的红红的青吊花,也就是杜鹃花。青吊花开的时候,附近村庄里的孩子们也有大人们都会来到打马石的山上看花赏花,也会有人采摘回家用空酒瓶子或瓦缸什么养起来,放在屋子里可以观看好几天呢。春夏的时候,特别是在下了一场雨后,山上也会生长出各种各样的蘑菇来,有的蘑菇是可以吃的,懂得采蘑茹的人家都会去山上采回家做菜吃的。到了冬天,天干地燥,山上到处是树上飘落的树叶,有的人家就会把它们扫起来当柴火。
; H) `% B9 h* R   来过打马石的外村人,他们都会想知道打马石村的来历,打马石的名字总是让人很好奇的。我曾经也问过大人们,记忆中说是来源于一个传说,只是这个传说我现在也说不出来了,已越来越模糊了。因为外婆家就住在这个村子,我的童年很多时候就是在外婆家度过的,也因为是打马石村很美,更因为我的外婆很慈爱。& N. q7 h- ?7 s; D6 J
  
* d1 u6 R2 @) P1 Y0 O, }" I* B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pp下载|论坛监狱|手机版|Archiver|大江论坛

GMT+8, 2019-10-16 12:21 , Processed in 0.158295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大江网论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