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圣·大江论坛 - 江西论坛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4056|回复: 0
收起左侧

[聚会] “林四娘”人物的原型是明建昌知府王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4 19: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立即注册,与更多好友畅游大江!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会员注册

x
“林四娘”人物的原型是明建昌知府王域(2015年2月28日 23:57 4 Y3 `8 w& C! L( X2 N! \) }1 K6 `  M
3 a6 x7 [3 \* d/ K
《石头记》中在近全书结尾的第七十八回描写姽婳将军林四娘,从全书明面风格让人感到情节突兀游离,但于作者全书“假语”内容而言,却是紧要般配的,因为姽婳将军林四娘的原型人物正是写明建昌知府王域。/ z5 N2 M; s9 }( i/ l9 j0 l% a
0 ]# M" Z0 S. a5 G, q# K6 H8 w
关于建昌知府王域的死,《石头记》作者朱舜水在祭王侍郎文以及与人见节的问答中有着重叙述:
6 ?' t8 @2 z) |/ v) H7 e+ O
. A% k/ [3 k* D 瑜与先生初遇于滃洲,相见最晚,相知最深,言论举止,未尝有毛发之间然,而平时谈燕,都未尝以节烈气概炫之口舌,若解扬之相要约也。先生早知事之不可为,于累捷之时,尝记滃洲颓垣废址之间,屏人静对,与瑜咨嗟叹息。而道一旦为丑虏所执,从容瑕豫……屹立如山。肩背为鹄,受二十余矢而不屈,亦无怒骂嚣张之气,可谓整暇,可谓贞烈矣。《祭王侍郎文》(三篇)
2 A% O1 V4 B# H; i7 |$ c4 e" ?) [4 {& D7 w3 k% q
* J' ?5 j7 |" Y. i$ e! I
(人见)问:先生平日悲王侍郎之忠死(翁到年年中秋月,斋居独坐,悄然不乐,谓王侍郎忌日也。)要闻其事实。名字、官号。
% V6 z2 ~) b- u1 n
* v) Z* j! e9 O: t, c, _(舜水)答:名浚,字完勋,为兵部左侍郎检查御史巡按浙直,虏人攻浙,王侍郎守城为防御之计,抱恢复之志。军败之前,一日与仆对案密语曰“呜呼,国家之事既不可成矣,无奈之何。”仆曰:“属兵犹多言何然乎?”曰:“属士皆贪利多通虏者,城破不日,先生冥去矣。”先是王按君荐仆于官,奸人多妨之,仆亦固辞,乃告别之时也。临别,仆犹劝之,按君垂泪相别。后闻按君属将通虏者引敌兵入城,城遂破,按君就囚胡虏,将欲降之,按君请早就死而不言其他。虏将使按君来其前责拜,按君詈虏不顾,虏将大怒,射其背三四矢,按君自若不动犹詈之,虏将增怒,命兵断按君之趾,寸寸至颈,大詈不止,遂没。仆思之不堪呜咽。/ w7 Q( B9 D* U$ @; b

2 `, C  s( ~7 o6 c引自《全祖望的遗民观与朱舜水事迹回传过程》
" p$ U$ S8 f: g. G+ a% g4 I8 e! W( a1 H: N8 S# B
从朱舜水《祭王侍郎文》以及与人见节的问答可以明显看出关于王侍郎死之情节有明显矛盾。矛盾处就在于受刑身体部位以及中箭数及大詈不止三个主要情节,这样的情节对于同为一人忆述是根本不可能出现如此明显错乱的。而之所以同时出现于朱舜水记述中,完全是因为“隐语”的原故。也就是朱舜水所要祭文的王侍郎不是名曰“王栩”或“王翊”之人,“王栩”或“王翊”乃是化名,之所以“栩,翊”二名乃是因为朱舜水洪门名“木立”的缘故,易于查阅联系。朱舜水所要祭文的人正是明建昌知府王域。因为朱舜水于日本所有事迹显然不可能直接祭文建昌知府王域,所以迫不得已使用化名来纪念王域。
6 A% W" R/ @2 P8 p4 u0 _, ^* H
/ J/ ]) Z) X' n+ C3 @9 T 再看《明季南略》中记录:王域大骂不屈死
/ t" F: G3 f- m: y8 M% |* F   王域字元寿,号两瞻;松江华亭人。天启元年举人,以孝友闻。除宿州学正;流贼犯州,公固守以全。甲申十月,积官升建昌知府,加衔江西按察司副使。
; p2 Q- g, l/ m   大清兵陷抚州,公誓众固守。而城中有内应者,遂陷;益王出走。公被执至南昌,大骂不屈;送武昌,杀之。时八月二十日。同死者,江西布政夏万亨、分巡湖东道副使王养正、推官刘光浩等;与公六人传首江西,弃其尸城下。武昌人收而葬之沌砦河,题曰“六君子之墓”。公第三子钥走福京请恤,未覆;闽中陷,不果。6 c! T' O$ |/ y6 _+ w
7 d3 h' \4 k5 r* n6 ]+ W* E' I
   而关于姽婳将军林四娘之人物在清初至清中期,有较多的文章记载其人其事,其人是不是建昌知府王域,从中也可以看出端倪。首先是朱舜水之子蒲松龄《聊斋志异》中写有一篇《林四娘》,而所有写林四娘文章中与之紧密相联的一个人物是陈宝钥。这里“钥”字作为少用字与王域三子同名。) B% Y4 n5 k5 Z

0 [& C% ?$ U/ O% z3 C- ]2 d   再看陈宝钥其人,林云铭《林四娘记》记载,“晋江陈公宝钥,字绿崖。康熙二年,任山东青州道佥事。”,《林四娘记》说“林四娘莆田人,与陈宝钥有桑梓之谊”。而在蒲松龄的《林四娘》中说“妾家住不远,就在你的西邻。”。虽说此是作者借人言鬼语,但莆田在晋江之东,江西于福建之西。两方记载的模糊矛盾一如陈宝钥之青州道佥事履历与周亮工(金溪县人与建昌相邻近)履职相交错误一样,全乃不得已隐意之故。
: Y4 I& k- R/ G% p
$ F- ?' _2 |; \   再看《石头记》中记载的是青州“恒王”而非“衡王”,且青州“衡王”根本不具有“恒王”事迹,则姽婳将军林四娘断然不可能出现于“衡王”府中。这也是林云铭《林四娘传》不同于蒲松龄的《林四娘》的原因所在,为的就是否定“衡王”之籍属,隐写手法一贯于“板桥郑”,而又为“林四娘”其人原型指明方向。其诗“静锁深宫十七年,谁将故国问青天?......。”里这个十七年正是与王域1645年逝至明永历1662年逝相对应。若“衡王府”则显然不能对应。9 i8 S* j$ T3 g* k9 f( @; h
$ }" a% X0 X' H. a2 y( j
  林云铭《林四娘记》:
( b- I7 H5 o; i* G# Q. _0 B   张山来曰:先君明季时客楚抚军署中,宾客杂遝,室无空虚。旁有园,扃鐍甚固。先君谓众客曰:“曷不迁入此中,俾稍稍舒眉乎?”或答曰:“此内有鬼,是以未敢耳。”因询其状,乃知前抚军有女,及笄而死,遂葬此中。
+ ]+ D. {* O8 z' ]. r- V4 L% b! l, u' z9 }$ x2 T* E7 Z
   这段也算是林云铭为《石头记》中假语大观园里的姽婳将军林四娘道出真相的点睛之笔了。“客楚抚军署中”“抚军有女”正是指王域松江人到抚州建昌任职知府。
# {) v3 i. t, c/ L
* `6 _+ R- Z8 C   从以上完全可以看出,不论是林四娘的始创作者朱舜水以及其他记叙林四娘者,均与建昌知府王域有紧密联系,除王域外,则林四娘其人之事无法通释而必多有矛盾之处。姽婳将军林四娘原型确凿表明乃是明建昌知府王域事迹,这不仅与《石头记》的隐写内容紧密合拍而且与作者思想真正压轴。王域在《石头记》中还有一个身份人物,即是“龄官”。7 N0 I& V& F3 B: n

2 g: F* T% P1 l9 n$ ~
熊建军窑 黄地描金开光山水茶具
景瓷网特惠价:¥8869.00元
工艺:釉上彩
10个免费拿iPhone6的机会
方式:只需0元预约参与抽奖
奖品:电信版iPhone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pp下载|论坛监狱|手机版|Archiver|大江论坛

GMT+8, 2019-10-19 17:20 , Processed in 0.143284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大江网论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