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圣·大江论坛 - 江西论坛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535|回复: 2
收起左侧

昭武九姓是指木杨城战移民志士与西域民族和婚后的族群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2 14: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立即注册,与更多好友畅游大江!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会员注册

x

             昭武九姓是指木杨城战移民志士与西域民族和婚后的族群    2015年6月7日

      关于“昭武九姓”族群,历来根据史书说法是指九姓胡,这个说法其实是错误的。“昭武九姓”说实际是指“木杨城战”移民志士与原明朝西域各族和婚后产生的族群。之所以迄今对于史书产生误读,是因为木杨城战文史史书隐语记载的原故。

      看“昭武九姓”一词最早是出现于《新唐书》,在《旧唐书》及《隋书》中并无“昭武九姓”一词说法。且在《新唐书》中关于康国“昭武九姓”的内容也与《旧唐书》《隋书》的康国内容有较大出入。

      之所以说“昭武九姓”是指木杨城战移民志士的和婚族群,是因为历来认为“昭武”是指与张掖郡昭武县名有关,而在之前破解的《史记》是颜元(曹雪芹)所作中,已经说过“宣周邵之风”一句是指木杨城战主角朱由梿在福建邵武演练真武继而在“木杨城战”中一展真武雄姿。而历史上邵武地名也曾两次更名为“昭武”。

      再看各史书中有关康国及九姓记载:

    《隋书 .西域》“康国者,康居之后也。...名为强国,而西域诸国多归之。米国,史国,曹国,何国,安国,小安国,那色波国,乌那曷国,穆国皆归附之。人皆深目高鼻,多须髯。”

   《旧唐书.西戎》“康国,即汉康居之国也。其王姓温,月氏人也。先居张掖祁连山北昭武城,为突厥所破,南依葱岭,遂有其地。枝庶皆以昭武为姓氏,不忘本也。其人皆深目高鼻,多须髯。”

   《新唐书.西域下》“始居祁连北昭武城,为突厥所破,稍南依葱岭,即有其地。枝庶分王,曰安,曰曹,曰石,曰米,曰何,曰火寻,曰戊地,曰史,世谓“九姓”,皆氏昭武。”

      在《新唐书》中不仅关于康国及其枝庶国的族群身体特征描写消失,而且有关具体的枝庶国名记载也明显不同。这些枝庶国在《新唐书》中多少都有概括性介绍,甚至枝庶国之下的再枝庶国亦有概括介绍。而唯独“戊地”一国没有一句情况介绍,“戊地”一词若不说是古国名,自然很容易理解是指战争之地。这样的反常情况下,再将《新唐书》记载的这些“昭武九姓”国名稍稍仔细理解下,就很容易发现这些国名完全在隐合“木杨城战”情况。如:

康(建康之城,一鼓败虏。“板桥郑”假岳飞词。南明金陵建康隐木杨城战地建昌)。     

曰安(石头记中东安郡,司马迁《报任安书》)

曰曹(曹雪芹)

曰石(石头记)

曰米(清军)

曰何(河)

曰火寻(木杨城战渔船火烧清军官船,水浒‘船火儿’,浔阳)

曰戊地(战争之地)

曰史(史记)

      而在《新唐书》中“昭武九姓”国介绍出现的以下概述:

“土沃宜禾,出善马。安国献名马。”

“石国俗善战,多良马。”

“火寻,诸胡惟其国有车牛,商贾乘以行诸国。”

这些记述明显违反常理,相互矛盾。商贾岂能以牛车慢行?实际也为“板桥郑”再提醒之故。

“以十二月为岁首,尚浮图法,祠祅神,出机巧技。十一月鼓舞乞寒,以水交泼为乐。”

       以岁尾为岁首极为少见,该句也与木杨城战失败方主角清朝皇帝顺治情况隐合。十一月鼓舞乞寒,以水交泼为乐?此句也内在矛盾,当以雪交泼为乐。这样写纯为提醒隐语之故。

     再看与“昭武九姓”紧密相关的月氏:

  《隋书.西域》“康国者,康居之后也。迁徙无常,不恒故地,然自汉以来相承不绝。其王本姓温,月氏人也。”

  《汉书.西域传下》“乌孙国“东与匈奴、西北与康居、西与大宛、南与城郭诸国相接。本塞地也,大月氏西破走塞王,塞王南越县度(悬渡),大月氏居其地。后乌孙昆莫击破大月氏,大月氏徙西巨大夏,而乌孙昆莫居之,故乌孙民有塞种、大月氏种云。”

  《汉书.西域传上》“大月氏本行国也,随畜移徙,与匈奴同俗。控弦十余万,故强轻匈奴。本居敦煌、祁连间,至冒顿单于攻破月氏,而老上单于杀月氏,以其头为饮器,月氏乃远去,过大宛,西击大夏而臣之,都妫水北为王庭。其余小众不能去者,保南山羌,号小月氏。”

      因为《隋书》明确记载康国“昭武九姓”是月氏人,而在所有史书中有关于月氏这个族群却又都不清晰。概因为与之相联系者如塞种人,乌孙人也不清晰之故。但从《隋书》中明确的康国概述,可以知晓月氏人是本居敦煌、祁连间的“人皆深目高鼻,多须髯”之族群。这个族群也就是史书中的大月氏。

      而“其余小众不能去者,保南山羌,号小月氏”,意在提醒小月氏是象羌族一样的和婚后的族群。所以《汉书.西域传下》又说“故乌孙民有塞种、大月氏种云。”这句就是指两族和婚。而史书“塞种,乌孙人”相当于先前说的“藏孙纥”的意思。以上《汉书》中塞种与塞地相联系也是说明这个意思。记载康国“其王本姓温”也是为着与黠戛斯之君王“阿热”二者相联系。

   《后汉书·西羌传》:“(小月氏)被服饮食言语略与羌同”。

《魏略.西戎传》“敦煌西域之南山中,从婼羌西至葱领数千里,有月氏余种葱茈羌,白马羌,黄牛羌,各有酋豪。北与诸国接,不知其道里广狭。传闻黄牛羌各有种类,孕身六月生,南与白马羌邻。”

- Q9 [. d- J7 K: K- U% l& m

       史书中的这两则记载就是明确将小月氏与羌族等同,原因就在于二者都是黄白族群和婚后的新族群。所以康国可以说是大月氏之后。而古羌既是炎帝之后,也又常被与胡等称,原因在于此。

      月氏的各种不同称呼“月支”,“虞氏”、“禺氏”、“禺知”也都是为着完全契合木杨城战隐语原故。禺字隐日字代表朱云阳(朱由梿)与月相对应。

      从以上这些解析可以明确看出,史书记载的“昭武九姓”确定是指木杨城战的移民志士与西域各族和婚后的称呼。这个情况也与先前解析的吉尔吉斯民族来源以及鄯善国(楼兰)“公主”墓遗址信息相吻合。这种较为规模的移民志士与西域民族的和婚能够被认同,一是因为在1644年明朝逐渐消亡后,原明朝西域内的各族连年战争,导致人丁较大减少,造成史载“男少女多”的突出情况。更重要的是西域这些民族对于华夏道统自由平等文化理念的认同,才会出现这种规模和婚的情形。古代西域民族这种对于华夏道统文化的认同,也是基于汉唐宋等历代的华夏道统文化浸润于西部区域内,特别是在明朝时,西部民族对于这样一个自由安宁生活时期的切身感受,使得西域这些民族在明朝消亡后毅然接续起传承“木杨城战”自由平等尊严的文化信念。并愿同木杨城战移民志士一起将这种文化精神传承扩展。这就是西域民族与木杨城战移民志士和婚的基石。

      木杨城战移民志士与西域民族的和婚,一方面是为了延续明朝以来华夏道统文化在西域不致消亡,并将其发扬壮大。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此时清朝奴才专制出于清廷小集团利益的考虑,而对明朝原华夏道统文化疆域的割裂断送,木杨城战各方志士为不使华夏道统文化历史湮灭,从而给后世留下华夏道统文化曾经的记忆。因为华夏道统文化在唐朝即已显示出其与西域民族休戚相关的紧密联系。这点即使从现世的史籍中也可见一斑。

      也因为清朝出于清廷小集团利益的考虑,毁灭了不利于清廷奴才专制统治的华夏道统文化历史。所以,现在所能看到的史籍诸如《旧唐书》《新唐书》也都存在语焉不详,间或串改情况。比如指过去式的“明年”这个词出现于史籍就是明显违反常理,其在《新唐书》时常出现,而在《旧唐书》就鲜有出现。

再如新旧《唐书》均记载的:

“汉地东西九千三百二里,南北一万二千三百六十八里。”《汉书》记载东,南方向均际大海。

“隋地东西九千三百里,南北一万四千八百一十五里。东、南皆际大海,西至且末,北至五原,隋氏之极盛也。”

“唐其地东极海,西至焉耆,南尽林州南境,北接薛延陀界。凡东西九千五百一十里,南北万六千九百一十八里。高宗时,平高丽、百济,辽海已东,皆为州,俄而复叛,不入提封。”

“今举天宝十一载地理。唐土东至安东府,西至安西府,南至日南郡,北至单于府。南北如前汉之盛,东则不及,西则过之。”

      这些记载虽然是指道路里程概算,但是唐代南北里程较之汉代南北里程有多长达四千五百多里,换算成直线距离至少也是一千公里以上。而“汉时,长安北七百里即匈奴之地”,如此说来唐代南北疆域岂是“如前汉之盛”?史书之所以被这样串写,就是造成史书中诸多内容难以理解,而无法确切。但是“板桥郑”又希望后人仍然能够依循道理从这些记载里窥视历史真貌。

      再看历史中记载的瀚海之地,因为历来史学研究对于瀚海一地的理解不通,而瀚海之地又与华夏唐代疆土关联密切。那么从新旧《唐史》内容中加以解析,显然可以得出瀚海之地的较准确位置。

《旧唐书.突厥上》:

“三年,薛延陀自称可汗于漠北,遣使来贡方物。”

“太宗遣司农卿郭嗣本赐延陀玺书曰:“(薛延陀)尔在碛北,突厥居碛南,各守土境,镇抚部落。若其逾越,故相抄掠,我即将兵各问其罪。此约既定,非但有便尔身,贻厥子孙,长守富贵也。”
9 U* W; X9 P0 W9 ^% P; a“延陀恶而将诛之,车鼻密知其谋,窜归于旧所,其地去京师万里,胜兵三万人,自称乙注车鼻可汗。西有歌罗禄,北有结骨,皆附隶之。.....车鼻既破之后,突厥尽为封疆之臣,于是分置单于、瀚海二都护府。”

《旧唐书.突厥下》:

“西突厥本与北突厥同祖。初,木杆与沙钵略可汗有隙,因分为二。其国即乌孙之故地,东至突厥国,西至雷翥海,南至疏勒,北至瀚海,在长安北七千里。自焉耆国西北七日行,至其南庭;又正北八日行,至其北庭。”

      先看西突厥疆土,雷翥海即是指里海和咸海二者。疏勒处于距焉耆西南近三千里路,而西突厥的南庭在距焉耆西北七日行之地方。又正北八日行至西突厥北庭。换算成直线里程则西突厥的北庭至少位于巴尔喀什湖东北位置。依照西突厥南庭和北庭所辖对称,不考虑北庭严寒地冻人烟稀少的情况,则西突厥北庭北部所辖位置已远达今西伯利亚山林位置。而史称西突厥“北至瀚海”,也就是从这里可以看出史书上所说的瀚海就是指今西伯利亚森林。再看“在长安北七千里”这句话,因为此句话与西突厥疆土明显没有关系,但却书于西突厥“北至瀚海”后,显然这句是指“瀚海在长安北七千里”。这就是强化了瀚海是指西伯利亚森林意思。

       而唐代诗人岑参的《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一句“ 瀚海阑干百丈冰”正是非常形象地形容了西伯利亚森林的冰雪严寒之景象。整首诗句也无任何显示沙漠戈壁之处。因此,所谓现在对于此诗句的所有理解为沙漠边疆根本是完全错误。全诗非常明确的是在描写西伯利亚瀚海森林之冰雪景致。这就是今人对于西突厥曾经归附唐朝的属地误读。

      再看车鼻去京师万里,而瀚海在长安北七千里,显然车鼻旧所已经是今西伯利亚瀚海大森林之深处。远在今贝加尔湖之北。这些之处也都是史书记载的曾经归属唐代之瀚海都护府。

     再看史载唐代突厥的疆域,《新(旧)唐书.突厥上》:“始毕可汗咄吉者,启民可汗子也。隋大业中嗣位,值天下大乱,华(中国)人奔之者众。其族强盛,东自契丹、室韦,西尽吐谷浑、高昌诸国,皆臣属焉。控弦百余万,北狄之盛,未之有也。高视阴山,有轻中夏之志。”

    《唐书》记载的突厥曾经疆土与西突厥不同的是,西突厥四边疆土较明确,而突厥记载只有东南西三界,北无定界,这也与古时代其北部严寒环境,物质条件及人丁数少关联,说明此时突厥北部瀚海之地人烟稀少,其北部瀚海理当为突厥所控,故无边界。

因为在古代农耕时期,地广人稀,人丁至为重要。故《新唐书》有语:

  “盖自古为天下者,务广德而不务广地,德不足矣,地虽广莫能守也。”

  “地利耗,人力散,欲求强富,不可得也。汉时,长安北七百里即匈奴之地,侵掠未尝暂息。计其举国之众,不过汉一大郡,鼍错请备障塞,故北边妥安。”
1 S  m* _  f# Q1 @2 g6 p   而突厥民族纵然“颉利初嗣立,承父兄之资,兵马强盛,有凭陵中国之志”。也因其时多方条件都处于劣势,终不可能问鼎中夏。
$ d. D" z5 u/ D5 z+ N) [

      这里之所以说明唐代时期边境情况,就是因为早在唐代,其秉承的华夏道统文化就广播四域,并体现在疆域内的民族文化之中。由于现世的明朝信史被清廷消亡,藉由唐朝部分历史也暂能一窥明朝历史之概貌。

      明《成祖本纪》记载:“雄武之略,同符高祖。六师屡出,漠北尘清。至其季年,威德遐被,四方宾服,受朝命入贡者殆三十国。幅员之广,远迈汉唐。成功骏烈,卓乎盛矣。”

     这里一句“幅员之广,远迈汉唐”,正是说明了明朝延续历代华夏道统文化所展示的亲和生命力。也表明了华夏道统文化的扩展是世界自由力量壮大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正是因为华夏道统文化宣扬的自由平等尊严之文化信念,使得原明朝西部民族热情地参与到同木杨城战移民志士和婚的历史文化之中。

       由于清朝奴才专制的原因,木杨城战文史在明朝西部形成的和婚历史只能藉由“板桥郑”们隐语记录于史籍中,“昭武九姓”族群的历史记载亦同黠戛斯的历史记载一样。“昭武九姓”族群所对应的现在西域国家民族就是哈萨克族,乌兹别克族等。

       再看现在哈萨克族历史文化特征情况与“昭武九姓”的契合情况,哈萨克族族源中有“塞人,乌孙人,月氏人”,此是说明与“昭武九姓”的类似之处。哈萨克族这一名称意思有认为是“白鹅”之意,也有认为是“战士”、“自由的人”、“脱离者”,这些意思也都契合了木杨城战文化重要意涵。哈萨克语里称毡房为“宇”,“宇”在哈萨克文化语境中有重要地位,也可与木杨城战文化“旴江”相联系。当然这些都是哈萨克族流传的一般隐语联系,在诸多隐语联系中,比较明显直接的隐语联系当是哈萨克民族乐器“冬不拉”。关于“冬不拉”的来源哈萨克族流传有三个故事,这三个不同的故事都与树木有关。其中的两个故事又与树木会说话和歌唱有关,故事中树木会说话是因为将树木制作成乐器冬不拉。而在之前关于解析邵武(昭武)张三丰的文章中,说过有一九级厅的房子正厅中,有两根槠树木制作成的中间挖空的大木柱,无人知晓此意义,并解释是隐语木杨城战的朱由梿,现在看这两根大空心木柱同样也可以表示为会说话的树木“冬不拉”了。这应该是哈萨克族与木杨城战“昭武九姓”最为直接联系的证明。而在清史籍中记载的哈萨克族大玉兹,中玉兹,小玉兹为右,左,西三个部,自然也是一贯的木杨城战隐语指向作用。

      乌兹别克族与“昭武九姓”相联系就更为明确,因为在确定了“昭武九姓”是指木杨城战移民志士与西域民族和婚后的族群后,史载“昭武九姓”康国及其枝庶国在今乌兹别克斯坦撒马尔罕一带,石国在塔什干又名石头城一带。乌兹别克族在《元史》上称“月即别、月祖别”,即是月支别,小月氏的意思。这些都是木杨城战“板桥郑”特意留下的“昭武九姓”之明确隐意。相信在乌兹别克族和哈萨克族的文化历史中,如同吉尔吉斯民族一样,会流传着更多的其他与木杨城战文化相联系之记忆。“板桥郑”所以将黠戛斯与“昭武九姓”分开记载,在于当时和婚数量大,西域民族众多,将黠戛斯更为详细明确的记载于史书中,便于破解确信木杨城战文化的西域民族和婚历史。从而为更大规模的木杨城战“昭武九姓”的和婚历史提供佐证。实际上,黠戛斯就是“昭武九姓”,“昭武九姓”就是黠戛斯。这些原明朝西域民族与木杨城战移民志士的和婚历史一定会详细记载于华夏真史《永乐大典》之中,这点确凿无疑。


0 v/ i: t: ^+ [3 _6 ?, p! T1 v* w) I. u* s" W* ?
6 S% L8 |  y+ x6 Q: b$ o
熊建军窑 黄地描金开光山水茶具
景瓷网特惠价:¥8869.00元
工艺:釉上彩
10个免费拿iPhone6的机会
方式:只需0元预约参与抽奖
奖品:电信版iPhone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15:26 | 显示全部楼层
哈萨克族冬不拉三个传说,传说三,会唱歌的树。出手不离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16:36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破解《石头记》人物原型逻辑框架,后面的能够破解吗?! c+ J0 j. S! r
不让发前面破解文章,让人怎么看懂后面文章?/ J, b9 G, V3 [/ m
这是木杨城战招致清初最大文史案的一个系列研究破解文,我只是挑一些相对独立,道理严谨不全靠隐喻的研究篇章。而石头记作者朱由梿(朱舜水)及其子曹雪芹以及书中人物只能靠隐语逻辑解析。没人要求你认同。正确与否端看文化遗址确凿证据。
2 j$ m) B4 [; r8 c  s" e你审查我研究文章那么严干嘛?胡编乱造瞎猜《永乐大典》在这陵那陵似的文章到处发表转载。8 t2 y! x) w* i/ X; e
我如果一开始就发破解洪门文章,你是不是又觉得会道门?& o: K/ ?8 w' C- r% Z
洪门组织首要信奉的“反清复明”,实质是反对奴役专制,复兴自由光明。8 _" a& @  i. z
你中华复兴什么?不就是复兴自由光明,平等尊严嘛?难道还复兴禽兽死皇帝样的专制?复兴板桥郑伪作的啥也说不明白,一人一解释,内在矛盾重重不清,意淫博大精深的垃圾乌云文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pp下载|论坛监狱|手机版|Archiver|大江论坛

GMT+8, 2018-11-16 23:34 , Processed in 0.138818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大江网论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